Posted on: 2021年12月2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含羞草app最新版视频在线观看

蓝魅生的确很强大,他的武学变得极为阳刚,也极为老道。

每一掌每一拳打出,都有一股惊天的霸绝之气,一条条蓝龙席卷,穿梭在虚空之间,沉稳如蓝九霄都忍不住叫好。

而佛童从头到尾没动过手,他一直双手合十,念着莫名的经文。

但天地却异像横生,时而万千古佛浮现,时而百万佛塔降临。

天地生莲花,虚空涌梵文,佛光过处,蓝火尽灭。

蓝魅生显得侵略性极强,而他却是游刃有余,像是在游历虚空。

这两人的战斗确实太精彩了。

看得四周众人连连惊呼,大声叫好。

而此刻离惘的眼中已经蓄满泪水,身体颤抖着,朝辜雀看来“夫君,夫君啊!”

辜雀连忙飞了过来,将她抱住。

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离惘身体抖得很厉害,右手指着佛童道“你看,你看看他,这个孩子是不是很熟悉?”

你的模样

辜雀双眼微眯,点头道“的确很熟悉,而且那个小魔女好像也很熟悉。”

离惘道“他们的命轮命轮都是五百零三,熟悉吗?你想想五百零三年前,我们在哪里?”

“五百零三年前。”

辜雀猛一瞪眼道“就是刚出微观小浩法世界那一年!”

离惘眼泪滑落,颤声道“我们为什么出来?”

“孩子”

辜雀脸色一变,喃喃道“我们的孩子,今年就该是五百零三岁,而且是一母同胞的双胞胎。”

“是龙凤胎啊夫君。”

离惘抓着辜雀的手臂,连忙道“夫君啊,五百年了,我们找遍了这个世界啊。天渡、神雀、苦罗、黄沙佛域都在找,掀翻山河都没找到,他们却像是有神指引一般送你到我们身边。”

“你看看,他们继承了我们的本源,女孩继承了你的本源,男孩继承了我的本源,他们就是我们的孩儿啊!”

“你快去,你快去确认一下,我的孩子,从小就没有父母”

说到最后,离惘已经是泣不成声了。

而此刻,蓝魅生也叹了口气,抱拳道“我认输。”

对方的确很温和,这个佛童根本没用力,否则自己不可能坚持这么久。

不待对方回答,蓝魅生便飞出比武台,朝天渡文明走去,直接跪在蓝九霄身前。

“孩儿无能,给天渡蒙羞了。”

蓝九霄一把抓起他来,淡笑道“我儿不必自责,你已尽力,我很欣慰。”

“可是我不甘心。”

蓝魅生咬牙道“我只想做第一,孩儿想去闭关。”

蓝九霄沉着脸摇头道“不急,有大事将发生,站我旁边静观其变。”

蓝魅生眼神一凝,抱拳不语,退至一旁。

八强诞生了,这一次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,这八人没有一人是超级文明子弟。

不,准确的说只有一人,但他已不算超级文明的继承人。

荆桀。

很多人都注意到他了,只是没出声而已。

也没必要出声,紫荆花已灭,这个曾经最骄傲的年轻人也像是被磨平了锐气,变得无比沉稳。

他一路战胜各个对手,都没说一句话。

辜雀也早注意到他了,但无所谓了,他并不在意荆桀的命,否则当初不可能让他逃走。

辜雀现在没有任何心思,只想确认,这两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儿女。

“离惘你别急,我这就去问,你别急。”

他也是心痛无比,身影一动,连忙冲到小魔女的面前。

“下一场,小魔女对荆桀。”

裁判的声音发出,辜雀也抓住了小魔女的手。

他死死盯着她的眼睛,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亲切。

他终于忍不住道“孩子,你父母是谁?”

小魔女连忙挣脱了辜雀的手,无奈道“老爹你让我先给你拿个冠军再说,现在煽什么情,把我老娘先照顾好叭!”

说完话,她便直接朝擂台冲去。

站在擂台之上,她回头一笑,道“放心吧,不会给你丢脸的啦。”

辜雀几乎石化在了原地,张大了嘴看着这个亭亭玉立的姑娘,她她

五百年了啊,孩子,你长大了。

辜雀热泪盈眶,鼻头发酸,却已经看到离惘几乎站不稳了。

他连忙冲过去把离惘抱住,急道“找到了,找到了,离惘,我们的孩子已经长大了。”

“我听到了,我听到了呜呜,夫君夫君啊”

离惘趴在辜雀的怀里泣不成声,泪水已然打湿了衣裳。

“我们对不起孩子啊,这五百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啊。”

“我每次想到这里,都心痛不已,我们太自私了,我们没有尽力去找他们。”

辜雀紧紧抱着她,咬牙道“没事的离惘,他们回来了,他们完美继承了我们的天赋和本源,他们强大无比,他们是这片世界最优秀的天才!”

都过来了。

冰洛、芒走了过来,轻灵、媚君也过来了。

当然还有罗鲤罗鱼两人。

她们都听到了,也看出来了。

甚至溯雪都过来了,一群人都几乎哭了出来,太不容易了,终于找到这两个孩子了。

离惘看着前方,颤声道“孩子,快过来,快过来。”

佛童一个飞身便跑了过来,依旧是双手合十,道“见过施主。”

“啪!”

辜雀一巴掌拍在佛童的后脑勺上,道“装什么装,老子早看出来你压根就很调皮,不比你姐好哪儿去,现在还叫施主,故意气你母亲是不是。”

“不是不是,爹,我错了我错了。”

佛童一下子破功,连忙扑进离惘的怀里“母亲我好想你啊!”

“我的儿子!”

离惘终于让忍不住痛哭出声,紧紧抱着佛童道“孩子,母亲对不起你啊”

“母亲母亲那个,女施主还在比武呢,咱们先看看啊。”

“我俩约好了,要拿到第一,给你和老爹长脸!”

离惘摸着他的头,声音都沙哑了,连忙点头道“好,好,我们看女施”

“看你姐姐比武。”

说到这里,她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,忽然朝辜雀看去。

辜雀眼神有点闪躲,喃喃道“老婆你怎么了?你看我干什哎呀痛,痛痛!”

离惘死死掐着辜雀的耳朵,咬牙道“姓辜的,你以后敢再动我儿子一下,我就把你的耳朵割下来。”

“知错了知错了,饶命啊,这么多人,留点面子啊!”

离惘这才收回手,看向自己的儿子,越看越喜欢,但不知怎么,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五百年了,自己的孩子,终于回来了。

Categorie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