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: 2021年12月3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类似adc的影院

无语的不仅有林冉,还有对面的元帅,他在重用林冉之前,就调查过林冉的家人,父母去世后,因为未成年,家族的权利落在了叔父林淞手中。

那时候他已经进入军部,林淞却为了巩固权利,更怕林冉未来羽翼丰满将权利抢回去,所以强硬地以家族掌权人的名义要求林冉退出军部。

林冉拒绝了,为了避免林麟在家族被欺负,还把她带到了联邦主星,用自己在第一军校建立的人脉让她进入联邦最有名的初等学校,接受最好的教育。确切说也只有那里,才能让他唯一的妹妹不被家族抓在手里。

林淞则是想方设法地打压着林冉,哪怕林家族已经没落成了中等家族,可林冉只是一个人,军部也不是铁板一块,还是将他调到了并不受重视却非常危险的部队,后来林冉前往自由星域。林麟独自生活在联邦主星,被退学后再次被接回家族。

林冉所在的队伍在自由星域几乎军覆没,林冉花费了巨大的努力回到联邦,到军部报道之前,他曾经到家族探望过林麟。但他们原本就生疏的兄妹关系没有好转,反而更糟。

哪怕后来林冉已经被自己重用,获得了家族加大的权利,也没有和这个妹妹修复关系,只是在对方要求什么的时候,尽可能地让手下去做到。

听说在林麟要求申报第一军校入学考试的时候,林冉反对,关系降到了冰点,但最后还是给林麟弄到了第一军校入学考试的名额。

阿尔文·克尔元帅即便后来听说林冉的妹妹有了改变,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,却因为一开始调查到的一些资料对林麟存在成见,哪怕后来听说过这个名字,也完没有放在心上。

即便有人提起,说林冉的妹妹觉醒了麒麟的血脉,也当是误传,他对人性太了解了,他不相信,一个人突然会有那么大的转变,就连林麟进入第一军校,他也认为是林冉让他的好友卡美拉帮助才成功,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林冉无法舍弃自己最亲近的亲人,所为她造势罢了。

他不介意林冉利用手中的权力做些什么,这些小事无关紧要,他本人也认为只有看中家人的人才更值得信任。

可林冉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!

他能理解他前往吉拉星系,解救吉拉以及周边的民众,这是元帅本人愿意看到的,哪怕他知道林冉也会关照自己的妹妹也无所谓。

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

可后来禀告上来的消息却让有些不满。母虫是林麟杀掉的?可能么?就算是真的,为什么不汇报更详细的理由!她用什么方法杀掉的?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这难道不是对人类都很重要的信息么?

即便后来他也有派人调查,所有人的口径都一致,说那个女孩身后有麒麟的虚影,是麒麟吃掉了母虫。

麒麟,怎么可能呢?那种传说中的星兽,就连帝国皇帝数千年来都在尝试找寻和复活的星兽,怎么可能会出现呢?哪怕只是一个虚影,可没有记录只有口口相传,怎么让他相信。

没错,人老了就是这样,反而不愿意相信一些真的东西。

但他还是信任林冉的,他培养的手下中,已经没有一个比林冉更让他满意,强大却不自傲,沉稳从不焦躁,无论什么事情交到他手上,都能完美的完成。

元帅就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,他却是越觉得林冉满意,就越想刁难。他亲手把林冉放在了卡撒尔的对立面,就是为了不要像他从前培养的那些年轻人,被理事会的家族,被议会身后的势力所引诱,站在卡撒尔那一边,不再为联邦的民众着想,反而成了联邦的蛀虫!

他把林冉看成自己的后辈,他的至亲们早已因为战争,因为他对敌人的不妥协而被数杀死,可他还有家族的晚辈,他也的确在扶持那些人,看起来比林冉更被他所重视。

可只有元帅自己才知道,正是因为他将林冉当做自己的晚辈去看待,所以才不敢一昧的纵容,不能在他摔倒的时候伸手去帮扶。

远大的未来从来都是要自己去拼去抢的,只有在逆境中成长的人,才能有一颗强大的心,能坦然地面对一切困难,不被击倒。

可也许就是因为重视,所以才会在林冉做出让他反感的事情时候越发的无法接受!

他以为林冉变得和卡撒尔那些人一样了,以为他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家族的利益将亲生妹妹的地位提高到她所不能承受的位置!实际上还是为了幕后操控!认为林冉曾经对亲人的关心不过是利用!

想到这些的时候,他只觉得无比痛心!

元帅并没有觉得自己看错了人,他痛恨的是没有能让自己晚辈走上正路的自己!

可在看到“林麟”出现的那一刻,他先是茫然,然后是迷惑,再后来才恍然大悟,原来从始至终都是自己误会了……

经历过太多的他已经太过主观,反而遗忘了他曾经加入军部时候的心情。

当林冉小心地接住那只小兽的时候,看到那只小兽将爪子搭在林冉手上,表示它是来保护林冉的时候,林冉露出无奈的表情,又用温暖至极的目光望着那只小兽的时候。

元帅突然想起了,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收到军部入伍通知的那一天。

还年少的他兴奋地把通知的光幕现给家里的每一个人看,父母,弟弟妹妹,对了那时候他拍着自己弟弟妹妹的头自豪地说:

“哥以后就是联邦军人了!以后,谁敢欺负你们我就揍他们。”

他的弟妹一脸憧憬,然后又都胯下了脸,齐齐指着他说:“骗子!加入了军部你都不能常回家!联邦军人也不能随便揍人!”

他记得当时自己骄傲地说:“可我能保护整个联邦啊!那不就是保护你们么?”

后来他才知道当时的自己有多天真。

元帅看着林冉和他手里的小兽,也许是因为自己良久的沉默,那只小兽已经呆不住了。它不老实地从林冉的手指缝里向外挤,还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它哥哥。

林冉表情都要纠结的扭曲了,却还是只能任凭它挤。

元帅看着他们又一次失神,他从来没有因为进入军部后悔过……哪怕因此失去了家人。他一生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,就是无愧于联邦,最让他觉得痛苦的事情,就是有愧于家人。

也许,林冉能比自己做得更好……

————

感谢

Categorie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