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: 2021年12月4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茄子视频污版app在线观看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及至厢房门口,玉漠邪几乎是同一瞬间,拉开了那厢房的门!

“吱呀——”

一声短促的门开过后,玉漠邪如暗神般背手肃容而入!

只是一进房间,便通过床榻的床帘隐约可见两个赤裸的身影在床上纠缠在一起。他们似乎很是享受?

玉漠邪第一反应是避开视线!

他紫眸往旁边一躲,不想看见他人寻欢的场面。

紫眸视线闪避的同时,玉漠邪脑海里还闪过疑问,难道是他真的误解了?那小老头儿,的确是个来寻欢作乐的?不是他家那顽皮小东西?

疑问之间,他突然又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一息之后,玉漠邪意识到了不对在哪!这个房间里,太安静了!

哪怕两个人痴缠的时候没有声音,那他闯进来了,两个人却连惊呼都没有!甚至问一声“来人是谁”都没有!

这不同寻常!

娇嫩清纯美女屋里弹奏乌克丽丽

想到这里,一道电光闪入玉漠邪脑海,他顿时反应过来什么,再度看回去,同时疾步上前哗啦一下拽开了那床榻上遮掩的床帘!

床帘被拽开!可见床上一个老鸨摆着一个舒服的姿势酣睡过去,手里捏着金豆子,而她身上那所谓的“小老头儿”,其实不过几个软枕摆成的人的造型!

该死!什么小老头儿,果然就是那小东西!

玉漠邪暗暗咬牙,视线立即往窗边看去,果然,他看见窗户早就被支开了!

他便立即闪身道窗边,看了看窗下。

窗下泥土上亦有两个足印。

玉漠邪就忍不住眺目远望,顺着这足印的方向,他远远看见一个瘦削的身影健步如飞地闪溜开……

不错,健步如飞!

哪里还有什么瘦小老头儿那七老八十,步履蹒跚的样子?

玉漠邪忍不住咬着牙死死吐出两个字:“很好!”

他的唇边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……

此刻,烟落尘正狂奔着。

她一入厢房就用药迷昏了想要送吻给自己的老鸨,而后迅速用枕头排成了人的样子,压在那老鸨身上,直接就跳窗逃走。

跳窗的时候,她依稀听见寻欢楼姑娘们围堵玉漠邪那娇滴滴的声音。

换做平时,有人娇滴滴勾引她烟落尘的男朋友,她可是要出手捍卫的!

但那一刻,她无比希望这些人能用自己的“娇滴滴”把玉漠邪给拦住,好让她逃跑耶!

而她也如愿了,虽然那几个娇滴滴的姑娘没把他拦住,但是寻欢楼的众人把他拦住了!

直到现在这一秒,她跑远了,才感觉到身后有炙热的视线再度袭来。

烟落尘立即回头,果然看见她跳下来的那窗户,窗后有一张冷峻之颜,因为距离远,已经不辨五官。不过,从轮廓看来,的确是玉漠邪。

烟落尘摸了摸小心口,一边暗暗叫道好险,这个男人辨人的能力太强了,一边有有些得意,呵!再强又如何,还不是被她给逃脱了?

于是,烟落尘站定,对着那张脸,摆摆手:“拜拜!”

拜拜完了,她才转身,朝着东城门的方向继续而行。

烟落尘以为玉漠邪隔得太远看不见,可她不知,玉漠邪的魔血力量已经让他的视力变得极强,哪怕是隔这么远,他依旧能看见她回眸那古灵精怪对着他“拜拜”的样子。

一瞬间,男人的脸黑了。

黑了的下一秒,却又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

玉漠邪算是生平第一次体会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了。

同时,他半阖眼眸:小东西,这一次让逃脱了,可是,下一次,就不一定了哦!

只要她的去向是东城门的方向,他就有机会抓住她!

想着,玉漠邪不顾身后寻欢楼众人小心翼翼地等候,直接从那窗户处跳出,沿着烟落尘的去向疾步而去。

烟落尘倒也没有闲着,拜拜完了之后,再度提脚,一道残影立即划过这国都城内。及至快到东城门的时候,她倒也没有被玉漠邪那位暗神大人给抓住,但同时问题也来了,往往越靠近目标越危险,现在她的目标是东城门,也就是说东城门那里有一壶等

着呢!够她喝的!

怎么样才能在九星和慕白笛眼皮子底下通过东城门,逃之夭夭?

九星那个傻乎乎的倒是好骗,就是那个白衣儒雅的慕白笛难骗。

而且说不定,玉漠邪先她一步到了东城门,在那里等着她呢!

怎么办?

烟落尘托腮思考。

正在此时,却有一队人马急急匆匆地迎面而来,是几匹马围在四周,护着中央一架马车,一副急赶着出城样子。

但他们再急,倒也没有伤害过路挡路的百姓,只是礼貌地让这些百姓们让开。

最多就是有人急得道:“各位不好意思,们快些避开,我家主子急症突发,等着我们去请大夫。”

烟落尘看向那说话男子,第一时间认出,他便是那献宝大会上那穿着布衣的络腮胡子大汉,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个人就是灵石帮的人。

唔,想不到灵石帮投桃,玉漠邪也很快的报李了,那么快,就让他们灵石帮在这国都城进驻了。

看样子,现在,他们是急着出城寻大夫?

等等,出城!

烟落尘灵机一动,一个鬼点子立马冒出了脑海。

于是,下一秒,她当机立断地迅速换了一副伪装,变成了一个满脸是麻子的丑陋村姑,拦在那队人马跟前,堵住他们的去路。

及至那队人马来到眼前,那络腮胡子大汉果然忍不住甩鞭子道:“这位大婶儿,麻烦让一让,我们主子突发急症,急赶出城寻大夫……”

大……大婶……

就算她变了装,也不至于是个大婶儿吧?络腮胡子,明显看上去比我大得多好嘛!

不过,现在不是论这个的时候,烟落尘勉强接受了自己是“婶儿”这个身份,扬眉对那络腮胡子道:“寻医?我家正好是十八代祖传的医者,要不要帮家主子看看?”

这句话一出口,络腮胡子大汉一愣,随即嗤笑了。

他一笑,他周围几个骑着马的兄弟们也都笑了。

“呵呵……是医者……算了吧!大婶儿,咱主子寻得是名医,可不是什么乡野村医!”络腮胡子笑完之后,大手一挥,示意烟落尘让开。但烟落尘不仅不让,反倒在唇角漏出一丝窃笑,道:“唔?乡野村医?不一定哦~”

Categories: